fbpx

理事長的話 2019九月

James Ducharme 教授

當我還是青少年時,就一直懷抱一這個簡單而天真的想法。而在我長大以後,這個念頭依然在我心中縈繞不去。我想要讓世界更好……

 

「從小處開始,一步一步慢慢來,然後把成果再分享出去」、「你的收穫就是你的價值。如果你不認為自己值得得到更多,你就會永遠只得到更少」;這些都是偉大的忠告——只要它們能得到重視。

 

「我無法獨力改變世界,但是我可以往水裡扔塊石頭,濺起一些漣漪。」——德雷沙修女。

 

以上的引言單看,感覺都是陳腔濫調。但這些簡單的話語,正是在現實生活中成功的基礎——例如在建立全球急診醫療照護的時候。請把這些話多讀幾次,然後自問可以如何身體力行。如果你認為自己能接受交通事故的死亡率居高不下,那麼就會一直有人如此死去,繼續維持這個死因的比率。若你無法接受這種一再持續的情況,那麼也許水中的一些漣漪的確可以改變,而成功確實可以一步一步地慢慢達到。在非洲,就算對病患只做簡短的臨床調查,都能夠扭轉創傷患者的遭遇。

 

你必須體認到,你可能對於在另一個體系,或政治世界進行必要的變革一無所知。因此你需要和起其他人、或者現有組織一同合作,才能產生重大的影響。如果你幫助了那些「其他人」,幾乎可以肯定他們日後也會幫助你——無論你稱之為付出、稱之為利他主義、稱之為做正確的事,總之這些都是改善急診醫療照護(或任何事情)的關鍵。

 

「我有一個夢想…」馬丁路德˙金恩非常清楚地示範了,熱情與遠見能有效地吸引其他人的參與,進而促使變革發生。要通力合作,而不是彼此競爭。許多「漣漪」結合起來就會形成改變的浪潮。

 

「我們所為與我們所能之間的差異,足以解決世界上大多數的問題」——甘地。我們必須捫心自問:我們為自己的生命設定的極限在哪裡;然後我們必須再問:我們為何要給自己設下這個限制。許多人問我,他們參與國際急診醫療的理由何在——我通常不直接回答,只反問:「你怎麼能不參與?」我們怎麼能每天在急診室,目睹孩童因缺乏適當的急診醫療照護而死亡,而不覺得自己必須做些什麼?即使是在已經發展完備的體系中,急診壅塞依然會導致死亡率和發病率提高——我們似乎已接受了這一點,因此也只能得到這樣惡劣的工作環境。

 

「只有做或不做,沒有什麼試試看。」——尤達大師。WHO 今年已經承認,急診醫療照護的迫切需要,是全世界病患的權利 。這是世界性的需求,而目前確實已有落實高階緊急醫療照護的行動。IFEM 的宗旨,是為全人類提供最高品質的急診醫療照護。我們組織的起源於這樣一種信念。所有人都有權獲得高品質的急診醫療照護,並聯合來自全球各地急診醫療醫生的使命——這就是畢凱艦長所謂的「促其發生」(Make it so)。身在一個主要依賴志工運作的組織當中,我們志工的奉獻精神,以及我們成員精彩而美好的成果,都在在持續啟發著我。只要同心協力,我們就可以創造一個世界,讓所有人都能取得高品質的急診醫療照護。

The ICEM2019 Marketplace: A Novel Approach to Teaching in Geriatric Emergency Medicine

Introduction
During th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Emergency Medicine (ICEM 2019), The Geriatric Emergency Medicine Special Interest Group used a novel approach to introducing colleagues to key concepts in the sub-specialty – the Geriatric Emergency Medicine Marketplace.

What is the marketplace?
The Marketplace is a concept first developed by the IFEM Paediatric Emergency Medicine Special Interest Group as a means of allowing conference delegates hands-on interactions with topic experts in their specialty.

IFEM statement on hospital neutrality

The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Red Cross has established as Rule 28: “Medical units exclusively assigned to medical purposes must be respected and protected in all circumstances.”

This rule is based on both The Hague Regulations: “protection of hospitals and places where the sick and wounded are collected” and the Geneva Conventions of 1949 and their Additional Protocols of 1977 and 2005.

Reflexiones sobre la atención médica de emergencias después de un año de Presidente de IFEM

Professor James Ducharme

Uno puede desanimarse cuando miramos  como  la medicina de emergencias esta (o no esta) progresando en todo el mundo. Desde el punto de vista de sistemas, el hacinamiento es un problema cada vez peor en un número creciente de países. El aumento de las muertes en las carreteras no   está siendo abordado adecuadamente en continentes enteros.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