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Dr Christian Doldán shares his story on founding a society and organizing the first Paraguayan conference on emergency medicine

Dr Christian Doldán is Chairman of the Sociedad Paraguaya de Emergencias Médicas and in October 2019 held the first Paraguayan conference on emergency medicine. Paraguay’s inaugural conference was a great success providing an opportunity to obtain greater links with other medical societies, institutions and companies.  Initially hoping to attract around 500 to 600 attendees, the event ended up attracting 978 physicians and other emergency care providers from Paraguay and around the world.

克里斯蒂安.多爾丹(Christian Doldán)博士分享了他關於建立社群和組織第一次巴拉圭急診醫學會議的故事

克里斯蒂安.多爾丹(Christian Doldán)博士是墨西哥急診醫學會主席,並於2019年10月舉行了第一屆巴拉圭急診醫學會議。巴拉圭的成立大會很成功,為與其他醫學團體,機構和公司建立更緊密的聯繫提供了機會。該活動最初希望吸引約500至600名與會者,最終吸引了來自巴拉圭和世界各地的978名醫生和其他急診服務提供者。第一次在巴拉圭舉行的會議是有史以來的一項空前大成就。

您在巴拉圭面臨的主要急診醫學挑戰是什麼?

我們在巴拉圭面臨許多挑戰。首先,要整合內部和額外的醫院服務,因為我們認為這是形成更好的急診服務的方式。目前,我們所有的培訓都針對這兩個領域的專業人員。我們想鼓勵國家政策,這將有助於增加我們的緊急服務資源。我們還尋求將我國納入新的急診醫學標準的區域一體化,以使我們能夠鞏固我們的成就。

您最大的急診醫學成就是什麼?

我認為在國內建立一個急診醫學科學協會是一項偉大的成就。這是一項艱鉅的工作,但我們有一支由年輕急診醫生組成的團隊,他們渴望在巴拉圭發展急診醫學。在短時間內,我們成立了一個協會,組織了第一屆巴拉圭緊急醫學會議,並加強了國際間的聯繫。我認為執行委員會僅工作了兩年,這是巨大的成就。

您希望在未來幾年內實現什麼事情?

增加急診醫學專家的人數,培訓盡可能多的專家,並加強我們已經實現的目標。我們目前正在為住院醫師進行急診醫學培訓的第三單元,該單元將於明年三月完成。

您為什麼會成為急診醫學醫師呢?

我成為急診醫學醫師是因為患者,急診醫療的工作類型、急性病理的多樣性。

您成為一名急診醫學醫師最棒的事情是什麼?

因為我們是醫療的第一線,並且對於患者的未來預後非常重要。

 

國際急診醫學聯合會公布”行為性急診醫學”講師聯絡處

自從急診醫學誕生以來,急診醫學專業就遭受缺乏對行為性的緊急情況醫療的利益和關注的痛苦。不幸的是,這種利益缺缺的狀況導致在美國以及其他國家的住院醫師訓練計畫中,缺乏足夠的行為急診醫療培訓[1]。雖然我們的住院醫師在外傷、心臟緊急情況等方面受過良好的培訓,但任何一點行為失常在學術中心的常常會轉到「心理諮詢」單位。在等待心理諮詢會診時,急診科住院醫師會轉移到其他患者,並且可能永遠不會學習到如何處理行為障礙。該轉診系統在三級醫療學術醫療中心可能運作良好,但是當這個急診醫生往後如果在社區醫院工作時這個轉診系統就崩潰了,因為社區醫院通常沒有所謂的「心理諮詢」單位可轉診。

這種行為性的緊急醫療住院醫師訓練不足的結果表現在患者長期受苦,急診科累患的患者,加重了長期急診科人滿為患的情況,患者的不滿和醫療費用的增加[2]、[3]、[4]、[5]。 以我個人經驗作例子,在3個不同醫院的同事經驗,我發現急診醫療的住院醫師無法診斷憂鬱症,我們五分之一的患者中患有這種疾病[6]、[7]。

除了憂鬱症外,在我們的急診科中,其他行為障礙的照護也同樣很辛苦。自殺雖是一個日益嚴重的全球性問題,目前正在研究中,但在評估風險方面仍缺乏共識。焦慮症經常被潛在成癮性的苯二氮雜類藥物過度治療。過去過度使用鴨片類藥物導致廣泛的依賴性,現在最好在急診室就開始治療,而不是轉診[8]。

精神病患者通常會在急診室等待幾天才能排到精神病床,同時也綁住了急診病床和工作人員。根據全世界已開發國家的急診醫療使用量推算,在不久的將來,全球每年將有2.5億例有行為障礙的患者使用急診醫療 [9]。我們有能力照顧, 而且更應該好好地照顧這些患者。幸運的是,國際急診醫學聯合會兌現了使命,「透過教育促進提升優質的緊急醫療服務」,現在已經成立了一個應對行為緊急情況的講師辦公室,在此處可以查看可用的講師和演講主題。

如果您想為您的住院醫師計劃或會議安排演講者,請發送請求函。

美國急診醫學科學院院士主席 戴維 霍耶博士
國際急診醫學聯合會行為性緊急醫療特別關注小組

 

[1] Bode A,Jackson JS。當前的急診醫學課程:精神病學缺失。急診醫學雜誌。Am 急診醫學雜誌 2017; 35(11):1771-1772。

[2] Lora A等人。憂鬱症對急診科累患的影響:「常旅客」的新方法。Ann 急診醫學雜誌2004; 44(4):S23。

[3] Brickman K等人。長期投訴和反覆使用急診醫療患者患憂鬱症的風險增加。West 急診醫學雜誌 2016年9月;17(5):613-616。

[4] Pailler ME等人。患者和護理人員對急診科進行憂鬱症篩查和轉診的信念。2009年Pediatr Emerg Care; 25:721-7。

[5] 伊曼紐爾EJ。美國如何善用醫療保健費用?JAMA 2016;

妮可.皮涅羅博士分享了她在巴西擔任急診醫學醫師的親身經歷

自從她2015年成為認證的專科醫師以來,巴西的急診醫學正在蓬勃發展,目前在全國有20多個可行的計劃案。

妮可.皮涅羅博士在擔任住院醫師不久後,她對全球緊急醫療社區竟然如此願意共享知識和經驗,並竭盡所能地互相幫助感到佩服。妮可意識到在全球和她的國家的社交網路,推展緊急醫療的巨大好處。在她擔任住院醫師的初期,便開始積極地透過社群網路聯絡、與來自世界各地的急診醫學醫師會面,考察研究計劃,畢業前在石溪大學附設醫院選修課程。

妮可今年4月畢業,目前在福塔雷薩(Fortaleza)的三家醫院工作,治療重症患者,並主動積極地扮演教育和指導居民的角色。妮可是「飛航緊急醫療救護」課程的首批巴西講師之一,也在全國各地任教該課程並在會議上發表演講。

妮可對發展個人在巴西、及國際上推廣急診醫學教育的事業,以及提升巴西在急診醫學的專業度抱有熱情。

您在巴西的急診醫學面臨主要難題是什麼呢?

作為一個新的急診醫學專業人員,我們面臨的主要挑戰之一是確定巴西人民知道急診醫療的存在,急診醫學的專業內容以及我們的急診醫療有什麼不同之處。我們以免費開放式醫學教育為主的網路社群,正在巴西成長。我們正在嘗試透過社區和網路社交媒體來傳播我們的資訊。醫療保健資源分配不公平,是我們面臨的另外一個問題。從理論上講,全民都擁有醫療保健。但實際上,許多公立醫院中,有很多危重症病人缺乏醫療藥物、用品、通風設備和其他重要的資源。然而,城市的大型私人醫院,擁有大量資源,但危重病人並不多。我們要更加努力,以保障每個人都能獲得優質的照護。第三個難題是保障醫院具有可吸引急診醫學醫師留下持續的工作的環境和就業條件,並提供以急診醫療醫師做為終身職業的保障。

您在急診醫學上最大的成就是什麼?

自從我2015年獲得急診醫學認證醫師以來,最大的成就之一就是能夠將人們召集在一起,與全國各地的醫生進行交流和合作。自2015年以來,我們已建立了一個由居民和醫師組成的出色網路。建立該網路乃為專業急診醫療發展奠定基礎,一切都回到該網路。透過這種方式,您可以鼓勵專科醫師發展,並知道我們可以為我們面前的患者以及整個系統帶來改變。如果不努力構建系統,就可能會因爲看不到太多變化半途而廢。參加「飛航緊急醫療救護課程」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因為要不是透過網路認識在巴西其他地區的同事,我就不能和他們一起教授課程

您希望在未來幾年內實現什麼?

有趣的是您談的大多數國家,無論處於哪個階段,在急診醫療剛開始時,挑戰都非常相似。加快急診發展的一種方法是與其他急診醫療高度發達的國家合作,也可以是處於類似階段且資源相似的國家,它們通常可以為您當前的挑戰提供更多相關的想法和解決方案。作為南美唯一會說葡萄牙語的國家,我們經常將寄望擁有數十年急診醫療經驗的美國或澳洲等國家。 但是在接下來的幾年中,我希望巴西在與鄰近拉丁美洲國家的合作和合作中變得更好。 改善醫療品質和患者護理,以及改善醫生的工作條件將會夢想成真。

您為什麼想成為急診醫學醫師?

我畢業時不知道要做什麼,也不知道有急診醫療。我喜歡所有醫學課程——內科、外科、婦科、婦產科、兒科。每當我想到要縮小範圍到這些專業中的一種時,我都感到遺憾,因為我這些年無法一直學習其他專業。為了嘗試決定要做什麼,我去了該國最貧困地區之一,東北一個小鎮上工作。在急診室開始工作真是太恐怖了,我覺得我沒有所需的任何技能或經驗。我無法插管,也沒有在創傷方面工作的經驗。有人告訴我:「別擔心,這是一個很小的城市,什麼都不會發生,您大部分時間只會花在睡覺上。」這與事實相去甚遠!意識到這一點後,我開始嘗試所有可能的維護生命課程,並最終開始享受它,而不是害怕。我意識到這需要如此廣泛的知識,也許這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東西。有人告訴我,在其中一項生命維持課程中,有一個急診醫學課程。我搜索了這門課程,意識到它具有我一直在尋找的所有東西,我想成為一名急診醫師。我覺得我終於找到终生目標了,終於我知道我此生要奉獻於此。

您覺得成為急診醫學醫師最棒的事情是什麼?

我們剛開始會這樣做是因為我們要挽救生命的緣故。 我很高興看到自己對他人生活的影響。船往南方走,你怎麼能讓它轉方向,怎麼能來改變一個人的生命?我們開始這件事,因為這就是我們想要的。 當我學習更多後,我開始在小事情上找到樂趣,不一定是危重症的病人,並不是所有離奇的事情,而是那個病人的病情似乎有些可疑,因為您打電話進行進一步調查,因為您沒有 讓他們回家,而避免他們一生因心臟驟停和心力衰竭而終止。這是對您面前的那個病人可能產生的影響。您無法因為它們不適合您的專業而選擇不醫治。每個病人都是你要面對的問題。 人無好壞、黑白、貧富之別,無論誰出現在您面前都應一視同仁,受到最好的醫療照顧。

國際急診醫學聯合會協助全球急診醫學發展的最佳方法是什麼?

協助全球急診醫學發展的最佳方法是協助聯網。 我們需要與其他國家建立更好的聯繫。 在巴西國內各地區有不同的現況。有些地方的重症醫護很強,有些地方的創傷醫療很強,而有些其他地方的兒科則很強。 建立聯繫並幫助我們克服全國各地的不平衡現象。在我們目前正在努力的領域(眼科、骨科),培訓也是寶貴的時光。 通過訪問其他國家的醫生或訪問巴西的醫生,提供交流知識的機會。 連接相似國家分享相似的經驗和相關解決方案將在全球範圍內加強。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