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Emergencias del comportamiento en los EE. UU. – Lecciones para la comunidad IFEM

Desde su nacimiento, la especialidad de la medicina de emergencia ha sufrido una falta de interés y atención a las emergencias del comportamiento. Desafortunadamente, esta falta de interés ha resultado en una capacitación inadecuada de emergencia conductual en los programas de residencia en los Estados Unidos [ 1]. Si bien nuestros residentes están extraordinariamente bien entrenados en trauma,

國際急診醫學聯合會公布”行為性急診醫學”講師聯絡處

自從急診醫學誕生以來,急診醫學專業就遭受缺乏對行為的緊急情況醫療的利益和關注的痛苦。不幸的是,這種興趣缺缺的狀況導致在美國以及其他國家的住院醫師訓練計畫中,缺乏足夠的急診行為醫療培訓[1]。雖然我們的住院醫師在外傷、心臟緊急情況等方面受過良好的培訓,但任何一點行為失常在醫學中心的醫師常常會想到「照會精神科」。在等待精神科會診時,急診住院醫師會轉移注意到其他患者,並且可能永遠不會學習到如何處理行為障礙。該系統在三級醫學中心可能運作良好,但是當這個急診醫生往後如果在社區醫院工作時就崩潰了,因為社區醫院通常沒有精神科可會診。

這種行為緊急醫療住院醫師訓練不足的結果表現在患者長期受苦、急診累患者加重了長期急診人滿為患的情況、患者的不滿和醫療費用的增加[2]、[3]、[4]、[5]。以我在3個不同住院醫師訓練醫院的經驗,我發現急診的住院醫師無法診斷憂鬱症,我們五分之一的患者中患有這種疾病[6]、[7]。

除了憂鬱症外,在我們的急診科中,其他行為障礙的照護也同樣很辛苦。自殺雖是一個日益嚴重的全球性問題,目前正在研究中,但在評估風險方面仍缺乏共識。焦慮症經常被潛在成癮性的苯二氮雜類藥物過度治療。過去過度使用鴨片類藥物導致廣泛的依賴性,現在最好在急診室就開始治療,而不是轉診[8]。

精神病患者通常會在急診部等待幾天才能排到精神病床,同時也綁住了急診病床和工作人員。根據全世界已開發國家的急診醫療使用量推算,在不久的將來,全球每年將有2.5億例有行為障礙的患者使用急診醫療 [9]。我們有能力照顧, 而且更應該好好地照顧這些患者。幸運的是,國際急診醫學聯合會兌現了使命,「透過教育促進提升優質的緊急醫療服務」,現在已經成立了一個應對行為急診醫學的講師辦公室,在此處可以查看可用的講師和演講主題。

如果您想為您的住院醫師計劃或會議安排演講者,請發送請求函。

David Hoyer, MD FAAEM美國急診醫學科學院院士主席 戴維 霍耶博士
國際急診醫學聯合會行為急診醫學特別關注小組

 

[1] Bode A,Jackson JS。當前的急診醫學課程:精神病學缺失。急診醫學雜誌。Am 急診醫學雜誌 2017; 35(11):1771-1772。

[2] Lora A等人。憂鬱症對急診科累患的影響:「常旅客」的新方法。Ann 急診醫學雜誌2004; 44(4):S23。

[3] Brickman K等人。長期投訴和反覆使用急診醫療患者患憂鬱症的風險增加。West 急診醫學雜誌 2016年9月;17(5):613-616。

[4] Pailler ME等人。患者和護理人員對急診科進行憂鬱症篩查和轉診的信念。2009年Pediatr Emerg Care; 25:721-7。

[5] 伊曼紐爾EJ。美國如何善用醫療保健費用?JAMA 2016;

IFEM announces speaker bureau for behavioural emergency medicine

Behavioural Emergencies in the USA – Lessons for the IFEM Community

Since its birth the specialty of emergency medicine has not focussed as much  attention to developing expertise in behavioural emergencies when compared with developing expertise in trauma and critical care. Unfortunately this has resulted in inadequate behavioural emergency training in residency programs in the USA[1].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